文教頻道
香山星座⑧|蘇曼殊:行雲流水一孤僧
發佈時間:2021-03-15 來源:中山日報

他是中國近代史上一位奇男子,英俊瀟灑,才華橫溢,精通英、法、日、梵諸多文字,詩、畫、小説都信手拈來;他三次剃度,三次還俗,卻全然不守清規戒律。

他集情僧、詩僧、畫僧、革命僧各種稱號於一身。不欣賞他的人,評價他是“畸人”“怪和尚”“厭世者自虐狂”;而欣賞他的章太炎稱其為“亙古未見的稀世之才”;郁達夫説他“在中國的文學史上,早已是不朽的了”;印順大師則乾脆説“中國有兩大詩僧,前有佛印,今有曼殊。”

他就是一代詩僧,蘇曼殊。


   蘇曼殊故居陳列的蘇曼殊像。

境遇悲慘的同年

“契闊死生君莫問,行雲流水一孤僧。無端狂笑無端哭,縱有歡腸已似冰。”這首1909年蘇曼殊寫給陳獨秀的詩,字裏行間表達出了蘇曼殊一種率性的人生態度,把自己的我行我素、全無顧忌的行為方式表達得淋漓盡致,讓我們感受到了他作為一個性情中人豐沛的情感。其實蘇曼殊的這種種表現與他從小的成長環境不無關係。

從珠海上衝檢查站出來約1公里左右,谷都大道邊有一個數百年曆史的村子——瀝溪村,這裏就是蘇曼殊的故居所在。春節期間記者來到這裏時,原來雜亂的古村舊居已經清理殆盡,一問才知道這裏要開發一個規劃核心區面積達3.18平方公里的珠海三溪科創小鎮項目,如今這片幾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剩下孤零零的蘇曼殊故居和他曾經讀過書的簡氏大宗祠。


   珠海瀝溪村蘇曼殊故居。

蘇曼殊故居是典型的廣東平房結構民居,一排五間房。據在這裏守門的袁秋生老人介紹,蘇曼殊的故居只有左邊的三間平房,原是他祖父蘇瑞文所建,為青磚土木結構小平房,面積40多平方米,蘇曼殊6至13歲時在這裏度過童年時光。靠右邊的兩間在列為文物保護單位時一併收入,作為“蘇曼殊生平陳列室”。走進故居,一步跨過小天井,屋裏前面是廳,隔板後面是放牀的房間,沒有二樓,顯得相當逼仄。1984年,蘇曼殊故居曾作為僑房維修過。1986年被列為珠海市文物保護單位。

蘇曼殊原名蘇戩,字子谷,曼殊是他出家後的法號。1884年9月28日,蘇曼殊出生在日本橫濱。父親蘇傑生,時在日本任橫濱英商萬隆茶行買辦,他與日本妾之妹河合葉子生下了蘇曼殊,剛出生三個月,其生母離去,由其姨媽一直撫養到6歲。1889年被帶回瀝溪村。

章太炎曾在《曼殊遺畫》中寫到,“廣中重宗法,族人以子谷為異類,羣擯斥之。”蘇曼殊13歲曾大病一場,被置於柴房等死,幸有好心的大嫂(同父異母兄之妻)悉心照料,才日漸好轉。這次病癒後,他去到上海,與父親一起生活。然而在上海,他又遭到父親的妾大陳氏的虐待。這種孤苦伶仃、少人關愛的生活也是其日後多次遁入空門的緣由之一。其童年時代的坎坷境遇,養成了他孤傲、憂憤的個性,以至於成年後回憶起來,仍覺“思維身世,有難言之恫。”

孫中山稱其為“革命的和尚”

在蘇曼殊故居的陳列室裏,有一幅孫中山先生為其作品集手書的“曼殊遺墨”,這是對他積極投身革命的肯定。孫中山曾對人評價蘇曼殊:“太虛近偽,曼殊率真。內典工夫,固然曼殊為優;即出世與入世之法,太虛亦遜曼殊多多也。”在他看來,蘇曼殊這個“假和尚”,比民國時期的高僧大德太虛和尚,修為更高、也更精深。因此,他稱蘇曼殊為“革命的和尚”。

蘇曼殊早年在日本留學時,結識了不少革命志士。1902年,他在日本東京加入留日學生組織的革命團體青年會。次年加入拒俄義勇隊。1903年他回國時,就在上海以宣傳革命為主的《國民日日報》任助理編輯,翻譯並撰寫稿件。1907年春,他與幸德秋水等組織亞洲和親會,公開提出“反抗帝國主義,期使亞洲已失主權之民族,各得獨立”的主旨。1912年初,他在北伐軍的機關報《太平洋報》工作,又經柳亞子介紹,加入了革命文學團體南社。其表達對社會現實不滿、鼓舞民眾的主要作品有《女傑郭耳曼》《嶺海幽光錄》《嗚呼廣東人》《慘社會》《秋瑾遺詩序》《討袁宣言》等。

蘇曼殊還是用畫筆進行革命宣傳的主將,他的很多作品中都體現了憂國憂民的思想。1907年,他參加了中國同盟會的機關報《民報》的工作,其發表在《民報》臨時增刊《天討》上的五幅作品,把歷史故事融入繪畫中,起到了激勵士氣的作用。畫作《洛陽白馬寺圖》《潼關圖》《嵩山雪月圖》借中原景觀的華美,來激發人們的愛國主義情感,而《天津橋聽鵑圖》以洛陽天津橋今昔景觀對比,以期喚醒人們的革命情懷,達到反清目的。

近代史上的文壇奇才

在陳列室裏,記者看到了兩套《蘇曼殊全集》,一套是1928、1929年出版的,一套是1985年出版的。錢鍾書先生曾在《圍城》裏寫道:“東洋留學生捧蘇曼殊,西洋留學生捧黃遵憲。留學生不知道蘇東坡、黃山谷,目間只有這一對蘇黃。”足見蘇曼殊在中國近代史上的聲望。

《蘇曼殊全集》為1927年柳亞子先生編訂,收集了他絕大部分作品,包括詩、小説、雜著、譯詩、書札、翻譯小説等,還有章太炎、劉季平、陳獨秀、柳亞子等當時名人回憶懷念文字、詩詞、序跋等。

蘇曼殊性格單純率真,一生如行雲流水,浪跡天涯,雖然幾次出家為僧,但是從未被佛門清規戒律所縛。他的詩風格別緻,狀物則形象逼真,寫人則栩栩如生。他不但詩、小説、繪畫樣樣精通,還是我國近代最早的翻譯家之一,曾翻譯過《拜倫詩選》,雨果的《悲慘世界》和印度小説《娑羅海濱遁跡記》。蘇曼殊的小説也很出名,流傳下來的有《斷鴻零雁記》《天涯紅淚記》《繹紗記》《焚劍記》《碎簪記》《非夢記》等6部小説。蘇曼殊的小説既保留了中國小説情節曲折、描寫簡潔等優點,又吸收了西洋小説注重描寫人物心理等長處。

蘇曼殊還是一個知識淵博的學者,他仰慕玄奘大師西行求法的壯舉,曾西入印度潛修梵文,漫遊斯里蘭卡、越南等國,瞭解當地僧侶生活及佛教活動情況。他編撰過《梵文典》《初步梵文典》《梵書摩多體文》《埃及古教考》《漢英辭典》《英漢辭典》《粵英辭典》等多種專著,尤其是《梵文典》八卷,填補了中國佛教史上的一頁空白。國內外有不少學者對他進行過研究,稱他為“近代中國文學史上之一彗星”“清末三大翻譯家之一”“中國近代傑出的思想啓蒙者和文壇奇才”。

1918年5月2日,蘇曼殊留下八個字:“一切有情,都無掛礙”,在上海病逝,年僅35歲。孫中山出資葬他在杭州西湖孤山,與秋瑾之墓隔水相望。

官方集運查詢微信
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註明“來源”為“中山日報”、“中山商報”、“官方集運查詢”的所有文字、圖片和視頻,版權均屬官方集運查詢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表。已經被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註明“來源:官方集運查詢”,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本網未註明“來源”為“中山日報”、“中山商報”、“官方集運查詢”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着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註明的“來源”,並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如擅自篡改為“來源:官方集運查詢”,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如對文章內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繫。
③ 如本網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週內速來電或來函與官方集運查詢聯繫。
聯繫人:陳小姐(電話:0760-88238276)。